Main
Main
文章目录
  1. 古尔丹和背叛
  2. 耐奥祖和影子氏族
  3. 巨龙的时代
  4. 昏睡和收容
  5. 萨尔的故事

兽人历史:古尔丹和背叛

古尔丹和背叛

  在第二次战争的最后一段日子里,当兽人对人类战争的胜利几乎唾手可得时,艾泽拉斯最强大的两个兽人之间爆发了强烈的冲突。邪恶的巫师古尔丹–暗中操纵兽人命运的影子议会的头领–领导着一些反叛的氏族,与强大的部落酋长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分庭抗礼。当毁灭之锤准备对洛丹伦王国的首都城市洛丹伦城发动最后的致命进攻时,古尔丹和他属下的叛乱氏族遗弃了他们的营地并乘船逃出了海。因为这次叛逃事件,毁灭之锤失去了将近一半的精锐部队,手忙脚乱的他被迫全线撤退,与他征服整个联盟的机会失之交臂。
  极度渴望力量的古尔丹痴迷于获得神格,他拼命派出搜索队以寻找被埋葬在海底的萨格拉斯之墓–他相信在那里隐藏着终极力量的秘密。古尔丹为了获得力量,不惜将跟随他的兽人全部出卖给燃烧军团作为奴隶,他压根没有想过应对毁灭之锤尽职的问题。在暴掠氏族和夜锤氏族的支持下,古尔丹成功地从海底挖出了萨格拉斯之墓。但当他打开这远古地牢的大门时,古尔丹发现等待他的只有疯狂的恶魔。
  为了惩罚那些不坚定兽人的背叛行为,毁灭之锤派他的部队杀掉古尔丹并将叛变的兽人投进监牢。古尔丹为他的贪婪付出了代价,他被自己释放的疯狂恶魔撕成了碎片。在他们的领导人死后,叛变的氏族很快就被毁灭之锤的军团击溃。虽然叛变被镇压了,但兽人部落已无法弥补这次事件带来的损失。古尔丹的背叛给联盟带来的不仅是希望,还有重新集结的时间……以及报复。
  洛萨爵士看到兽人部落内部产生的分裂,不失时机地集合了他最后的部队,并将兽人逼到了南方,退回到了他那饱经蹂躏的故乡–艾泽拉斯的腹地。在那里,联盟军队将撤退的兽人困在了黑石塔要塞。虽然洛萨爵士在进攻黑石塔的战斗中光荣牺牲,但他的副官图拉杨在紧急关头召集了联盟军队并将兽人驱赶到了无底的忧伤沼泽。
  图拉杨的部队成功地摧毁了黑暗之门,切断了德拉诺兽人援军的来路,在惨烈的战斗之后,兽人终于在强大的联盟军队面前倒下了。
  四分五裂的兽人氏族很快被赶进了严密警戒下的俘虏收容所。虽然看起来兽人已经被完全击败了,但仍然有人怀疑这种和平能否持久。麦迪文以前的学徒卡德加说服联盟的高层,建立了耐瑟加德要塞以监视黑暗之门的废墟,确保没有从德拉诺发动的新的入侵。

耐奥祖和影子氏族

  当第二次战争的战火熄灭之后,联盟以带有侵略性的措施来解决兽人问题。在洛丹伦南部建立了一系列俘虏收容所,用以关押被捕的兽人。在圣骑士和经验丰富的老兵的看守下,收容所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虽然被捕的兽人烦躁不安地想要进行战斗,但在古老的监狱城堡德恩霍尔德要塞的控制之下,一切都显得和平而井井有条。
  尽管如此,在地狱般的德拉诺,一支新的兽人部队已经准备好要血洗毫无防备的人类联盟。年长的萨满祭司耐奥祖–古尔丹以前的顾问–在他的黑暗旗帜下集结了少数德拉诺残留的兽人氏族,他计划打开数个新的传送门,将兽人部落送入新的世界。为了增强他的新传送门,耐奥祖需要几件艾泽拉斯大陆上的神器。为了得到它们,耐奥祖重新打开了黑暗之门,并派出了他的部队。
  新的兽人部落在经验丰富的酋长–比如战歌氏族的格罗姆·地狱咆哮和血环氏族的奇尔洛格·死亡之眼–的率领下令联盟的防御部队大惊失色,并横扫了这个国家。在耐奥祖的指引下,兽人迅速找到了他们需要的神器并撤回了德拉诺。
  洛丹伦王国的泰瑞纳斯国王在确认了兽人正在计划重新入侵艾泽拉斯之后,召集了他最信任的副官。他命令图拉杨将军和法师卡德加率领一支远征队穿过黑暗之门,永远解决兽人问题。图拉杨和卡德加的部队开进了德拉诺,并在荒芜的地狱火半岛上与耐奥祖的氏族频繁战斗。虽然没有哪方可以站稳脚跟,但毋庸置疑的是没人能够阻止耐奥祖完成他那邪恶的计划。
  耐奥祖成功地打开了他那通往另一个世界的传送门,但他并没有预见到他将付出的可怕代价。传送门的巨大能量开始将德拉诺撕裂,当图拉杨的部队仍然为回到艾泽拉斯而奋力战斗时,德拉诺开始崩溃。格罗姆·地狱咆哮和奇尔洛格·死亡之眼意识到耐奥祖的疯狂计划会毁灭他们的民族,于是他们集结了残余的兽人并逃到了艾泽拉斯。当两位酋长为在人类的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而奋战时,黑暗之门在他们身后轰然爆炸了。对于他们,以及所有留在艾泽拉斯的兽人们,永远也不能回到他们的家乡了……
  耐奥祖和他的影月氏族穿越了新开的传送门,同时巨大的能量将德拉诺大陆撕成了碎片。燃烧的海洋吞没了支离破碎的陆地,这片被诅咒的大陆终于在巨大的爆炸中沉到了海底。

巨龙的时代

  虽然格罗姆·地狱咆哮和他的战歌氏族逃离了追捕,但死亡之眼和他的血环氏族却被囚禁在了洛丹伦的俘虏收容所中。虽然他们发动了一次损失惨重的暴动,但收容所的看守很快就从兽人手中夺回了控制权。尽管如此,在联盟的侦察员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一股强大的兽人势力仍然控制着卡兹莫丹北部的荒野。由无耻的巫师耐克鲁斯领导的龙喉氏族仍然利用一件名叫恶魔之魂的强大神器控制着红龙皇后阿莱克斯塔萨和她的孩子们。在矮人们很久以前修建的格瑞姆巴托要塞中,耐克鲁斯建立了一支拥有红龙的庞大军队,并准备将四散的兽人部落重新联合起来,继续他们对艾泽拉斯的征服。但在人类法师罗宁的领导下,一小队矮人抵抗组织的战士成功地摧毁了恶魔之魂并从兽人的魔掌中解放了红龙女皇阿莱克斯塔萨。愤怒的红龙重创了龙喉氏族,幸存的兽人被投进了俘虏收容所。龙喉氏族的失败标志着兽人部落的末日–以及兽人狂暴嗜血的彻底完结。

昏睡和收容

  数月之后,更多的兽人囚犯被投入了收容所。随着各地的收容所爆满,联盟不得不在奥特拉克山脉南部的平原上修建新的收容所。为了保持和维护不断增多的收容所,泰瑞纳斯国王向联盟各国征收新的税款。这项税款激化了各国的矛盾,并导致联盟领导人产生了分歧,看来他们在困难时刻签订的条约将随时被撕毁。
  在政治骚乱的同时,许多收容所的看守开始注意到他们的兽人囚犯发生了令人困惑的变化。兽人试图越狱逃跑的行为,甚至是他们内部的斗殴都大幅度减少,兽人们变得越来越冷漠和嗜睡。虽然这很难相信,但兽人–曾经是艾泽拉斯大陆上最具侵略性的种族–开始丧失战斗的欲望。这种奇怪的现象令联盟的领导人感到莫名其妙并继续关押着这些急剧衰弱的兽人。
  一些人认为,是一种奇怪的、只会感染兽人的疾病使兽人变成了这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但达拉然的大法师安东尼达斯提出了另一种假说:在研究了他所能了解的所有兽人历史之后,安东尼达斯发现兽人已经受恶魔的力量(或巫师魔法)影响长达数百年了。他认为兽人早在第一次入侵艾泽拉斯之前就已经被恶魔的力量引诱而堕落了。很明显,恶魔抽干了兽人的血液,作为交换,他们给了兽人超强的力量、耐力和侵略性。
  安东尼达斯认为兽人的反常嗜睡行为并不是疾病,而是长期以来使他们变得可怕、嗜血的巫师魔法消退了。虽然这种症状很明显,但安东尼达斯无法找到治疗兽人目前状况的方法。许多他的法师学徒和一些著名的联盟领导人都认为替兽人找出治疗的方法纯属冒险行为。在谨慎的考虑了兽人目前的神秘状况之后,安东尼达斯认为治愈兽人的唯一途径是通过精神……

萨尔的故事

  在第一次战争中,一个名叫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的狡诈人类文官在野外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兽人婴儿。布莱克摩尔为这个兽人婴儿起名为萨尔,并把他带回了监狱堡垒德恩霍尔德。在那里,布莱克摩尔将小兽人作为奴隶和角斗士抚养长大。布莱克摩尔想要将萨尔训练成一个有教养的领袖,让他接管兽人部落,并靠着兽人军队来统治全世界。
  19年后,萨尔成长为一个强壮、反应敏捷的兽人。他年轻的心知道他不能一辈子做奴隶,当他在城堡中逐渐长大时,外面的世界发生了许多变化。他知道他的人民,兽人–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同胞–被人类打败并关进了俘虏收容所中。兽人的领袖毁灭之锤从洛丹伦逃了出来并消失了。他知道只有一个流亡的氏族还在秘密活动,试图以此避开联盟的眼线。
  学识丰富但毫无经验的萨尔决定从布莱克摩尔的堡垒中逃跑并寻找他的同胞。在旅途中,萨尔访问了俘虏收容所,并发现他那一度强大的族群变得懒散虚弱,在这里找不到他希望发现的值得骄傲的战士。萨尔继续寻找最后的兽人酋长,格罗姆·地狱咆哮,虽然人类在不断追捕格罗姆,但他仍然保持着兽人旺盛的战斗欲望。在他的战歌氏族的帮助下,地狱咆哮为解放他那些被压迫的同胞而不懈战斗。不幸的是,地狱咆哮永远也找不到解救他们的办法。萨尔被地狱咆哮的坚定所感动,下定决心要找回兽人的战斗传统。
  为了找寻他自己的氏族,萨尔向北方旅行,期望能碰到传说中的霜狼氏族。萨尔了解到古尔丹曾经在第一次战争早期流放了霜狼氏族。他也了解到了他就是兽人英雄杜隆坦–在20年前被谋杀的霜狼氏族的酋长–的儿子和继承人 。
  在值得尊敬的萨满祭司德雷克萨尔的保护下,萨尔学习了在古尔丹的邪恶统治下被兽人遗忘的古老萨满文化。一段时间之后,萨尔成为了一位强大的萨满祭司并成为了霜狼氏族的酋长。在元素的帮助下,萨尔决定解放被囚禁的氏族并将他们从恶魔的诱惑中解救出来。
  萨尔在旅程中遇到了隐居多年的的酋长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作为萨尔的父亲最要好的朋友,毁灭之锤决定跟随年轻有为的萨尔并帮助他解放那些被囚禁的氏族。在许多经验丰富的酋长的帮助下,萨尔最终成功地使兽人重新充满了活力,并为他的人民确立了新的精神信仰。
  作为他的人民所获得新生的象征,萨尔回到了布莱克摩尔的德恩霍尔德城堡并解放了收容所中的兽人。但是,在解放一座收容所的战斗中,毁灭之锤战死了。萨尔拿起了毁灭之锤那传奇般的战锤,穿上了他的黑色板甲,成为了新的兽人领袖。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萨尔的部落扫平了许多收容所,并使联盟花费了极大精力来应付他精明的战术。在他最好的朋友兼顾问格罗姆·地狱咆哮的鼓励下,萨尔为了确保没有兽人再次成为奴隶–无论是人类还是恶魔的–而战斗。

支持一下
  • 微信扫一扫
  • 支付宝扫一扫